您的位置:首頁 > 深度新聞 >

落地雙碳目標的主力軍:光伏發電每年可減少3.5億噸碳排放

2021-10-26 16:40:40 來源:搜狐

美國德州電力危機事件還未被人們淡忘,而新一輪能源危機已開始裹挾全球。

進入10月,歐洲的天然氣期貨價格飆升至100歐元,是年初的四倍以上,創下了史無前例的歷史高點;歐洲各國電價猛漲,其中英國電價已漲至285英鎊/MWh,同比漲幅達到700%,堪稱二十年內的最高紀錄。中國也不安穩,最明顯的跡象就是瘋漲的煤炭價格,10月18日夜盤動力煤 主力 合約上破1900元/噸續創歷史新高,全國二十幾個省市都出現了拉閘限電和電力短缺……

對此,政府主管部門以實際行動做出回應。一方面通過放開火電上網電價、調高市場交易電價浮動范圍以做調整,另一方面,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提出,加快推進大型風電、光伏基地建設,這從大政方針上再次給綠色低碳能源吃下了“定心丸”。

 回報巨大的綠色經濟賬

在中國,生產光伏發電系統的能耗環節包括制作硅砂、硅料、硅棒、硅片、電池、組件,以及光伏系統建設所需鋼材、水泥、線纜、逆變器等系統部件的制造、運輸和安裝。

過去十多年來,光伏發電成本已下降了90%以上,成為全球許多國家和地區最經濟的發電方式。今年4月,沙特報出1.04美分/千瓦時的中標電價,約合人民7分錢,成為當前全球光伏最低中標電價,也是全球各種發電方式中的最低電價;6月,四川甘孜報出0.1476元/千瓦時的中標電價,刷新了國內最低記錄。目前,我國光伏發電成本已降到0.3元/千瓦時以內,真正實現了價上網,不再需要補貼,預計“十四五”期間將降低到0.26元/千瓦時以下。如進一步考慮生態環境成本,光伏發電的優勢將更加明顯。

落實到多晶硅生產環節來看,每生產1kg高純晶硅(即硅砂、硅料環節)所需電量約為50kwh,拉棒、切片(即硅片環節)所需電量約為20-30kwh,制造電池、光伏玻璃,生產鋁合金主輔材等環節共計耗能20kwh左右,即生產1kg高純晶硅并將其制成光伏組件大約耗電為100kwh。

每3kg高純晶硅可制造1kw光伏組件,即生產1kw組件全過程需耗電300kwh左右,而1kw組件每年可發電約1500kwh,意味著制造光伏組件全過程的能耗,在光伏電站建成后半年內即可全部收回,考慮到光伏組件質保在25年以上,其整個生命周期回報的電力產出是投入的50倍以上。

再說碳排放。從制造過程看,當前,我國已形成了200GW左右的光伏系統產能,生產200GW光伏組件大約需要消耗60萬噸高純晶硅,而生產這些硅料將產生1050萬噸碳排放,但會換回3.5億噸的碳減排,也就是說,硅料生產過程中每產生1噸碳排放,由其制作出的組件發電后每年都將減少30噸左右的碳排放。

不可限量的戰略價值

今年3月,中國石油規劃總院、煤炭工業規劃設計研究院在《中國工程科學》雜志聯合撰文探討了我國能源安全的戰略與對策,其中提到:“當前的國內化石能源資源評價表明,除天然氣產量存在增長空間外,煤炭、石油產量均已接或達到峰值;國內化石能源增產空間有限是我國能源安全必須面對的核心問題。”

“2019年,我國原油對外依存度超過70%,天然氣對外依存度接45%。我國油氣進口通道集中度較高,對高風險國家和地區的依賴程度較大,海上通道占比高且高度依賴馬六甲海峽。相比發達國家,我國油氣戰略儲備和應急儲備設施較少,應急儲備體系薄弱;應對國際油氣市場波動的調節能力不強,對管網安全高效運行也帶來了明顯影響。”

也就是說,從國家能源戰略安全上看,當下我國化石能源產能大都摸到了“天花板”,未來風險已拉響警報!

此外,能源還牽動著我國的外匯安全。2019年,我國進口原油5.06億噸,外匯支出2413億美元,是凈消耗外匯最大的商品;2020年增長到5.42億噸,原油外貿依存度創下73.5%的歷史新高,因油價下跌,外匯支出有所減少,但仍達到1900億美元左右;據推算,2021年,我國進口原油或將超過3000億美元!

面對上述危機,中國完全有能力自力更生,開發蘊含在我們960萬方公里國土上的“綠色油田”——太陽能資源。我國總面積2/3以上地區,年日照時數大于2200小時,年輻射量在5000MJ/m2以上。中國陸地面積每年接收的太陽輻射總量為33×103-84×103MJ/m2,相當于24×104億噸標準煤的儲量,初步分析全國太陽能技術可開發裝機容量達到156億千瓦。

據科學測算,我國完全有條件用10到20年時間,實現能源增量的70%、存量的30%-50%的可再生能源清潔化替代,使國家能源供給的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,一勞永逸地解決原油進口可能被“卡脖子”的問題。如果國家戰略需要,還可以進一步加快光伏綠色能源發展速度,用10年左右的時間實現這一目標。

無論從能源的投入產出、碳減排、經濟,以及維護國家能源和外匯安全等多個角度思考,以光伏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都已經具備了大規模應用、加快替代化石能源的總體條件。光伏綠色能源一旦走出目前在能源總量中占比較低的“孩童期”,將會很快成為推動雙碳目標實現、推進全球能源轉型升級的主力軍。

從這些層面來看,發展光伏綠色能源絕對不是得不償失、難堪大任,而是立足長遠,一本萬利的一件大事業。各方力量需盡快走出誤區、統一認識,信心百倍的把這個利國利民的產業發展好、發展強!

免責聲明:市場有風險,選擇需謹慎!此文僅供參考,不作買賣依據。

熱點推薦

精彩放送

撞的白沫乱溅出来H